敏感的狀態像是一片落下的葉,點觸水面後,漣漪開來。只不過,擴張的有些過分。
不敏感,即是無感,就不會過於傷感。知覺還在擴張,所有將成過往,我們還在想望。

  當這城市氾濫著煽色腥的任何面向流竄時,關係的勾搭、物質的購買慾、權力的爭奪搶領,也彷如陸續放大顯像般的太令人無法不盲目跟隨。衣著上的裝扮較勁、職位頭銜的搶出風頭、甚至情愛關係的利益互換,似乎也早已遮掩了內心寧靜的審思,那重過於敏感的靈魂內在,也無瑕到再仔細去正視發掘。

  當然,不論你憧憬那種關係,我們相信能安靜獨享個人時刻,絕對能提升在生活中更看清自己的機會。但,我們不會要你立即回歸人性化最單純面,不會刻意奢望你洗滌靈魂,只要在這轟亂變奏的年代,想試圖安靜的人,請備《過於敏感》這本3P之作,由氣氛作家王信智,一個迷戀文字勝於一切的生活觀想者,混合文字、影像、構成的3重人文美學,以影像敘事,以文字描繪,召喚每個人內心最敏感的本能,享受周遭細微發生的一切。

  在城市太過低溫的匱乏時代裡,在時尚太迫不及待擁擠的哄鬧裡,在態度太不禮貌的美學品格裡,在關係太過難親近的生存年代裡,假如你也對藝術、設計、文學、攝影、愛情、時尚、電影、美食等城市意象過於敏感,請選擇好一款品味咖啡或是你珍藏許久的紅酒,安靜地來品味這份不可多得的美妙,與難忘的經典溫度。

  王信智也許是當代遊走於各創作領域的健將,但他近年卻很少有過於眩目的表現,因為他對於過於外放的形式呈現並不覺得滿足。他所最鍾意的還是寫作,所以近來做的各類文體非常多,在出版了《時髦書寫》、《室內光》等叫好叫座的現代城市文學之作後,於文學界時尚界一片喧騰期盼之下,再度推出《過於敏感》最新創作,預備讓所有時尚文學感念全面曝光,甚至信智的全面私人生活細節也即將搬上檯面,打上光後一絲不茍的浮現在讀者眼前。

  不敢說是承襲了舞蹈家古名伸以及劇場導演林奕華所帶給觀者的影響,的確將即興的舞蹈形式以及編導戲劇的方法帶入近期的創作,同時也將城市造成的生存焦慮以及人際憂感低調處理並舒緩傷痛。

  《過於敏感》是他最近研究城市人敏感徵兆的選輯,運用文案、詩作、散文以及小說多種敘事方式呈現,抒情火熱冷靜、描繪情節趣味乾淨,記人角度明朗如生,寫景啟動記憶裝置,略有諷刺微傷大雅,適可而止。

  彷如將光影投射玻璃各姿態轉折角度,將想像空間正式擺置在《過於敏感》低調簡約的文學建構體裡,更增添許多無法言喻的神秘意境,有時像濺灑的水波,又如輕風的飄搖,一個個引起喧嘩的光影驚嘆號,王信智藉助城市人的多面特質,營造出來的人文格局態度醒目,成了文學時尚界裡最絢爛的支持與肯定。


創作者介紹

沒有目地的旅行

easo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