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北的第一件事,便是去看【赤祼人Naked Life】的展覽
下午拖了一些時間才出門,本來打算去看雙年展
但跟表妹約好了,所以延期,所以轉戰先看Naked Life

這次的展覽內容,我就不再介紹了,因為網路真的很方便
只要到台北當代藝術館的官網即可查詢→台北當代藝術館 
但為了保留藝術精神,我看我還是PO一下這次展覽官方解說......♥♥




「赤裸人」(Naked life, or bare life)探討全球化時代人類的一種特殊生命狀態。雖說特殊,但在現代國家機器、全球商業機制或是殖民歷史幽靈的盤旋之下,這樣的特殊狀態其實一種普遍現象──一種赤身懸浮、身心無處安頓的存在。
「赤裸人」(naked life, or bare life)的概念,主要來自當代義大利哲學家Giorgio Agamben 的哲學思想,如果用大家比較熟悉的「現代國家」的觀念來看,「赤裸人」就是被國家主權以「例外狀態」(the state of exception)或「戒嚴」(the state of emergency)等理由,加以驅逐(或監禁)的人,這些人雖然仍具有自然生命,但是卻因各項公民權的被剝奪,使得他們喪失在政治上社會上的存在實質和意義。
不過,現代國家的例外狀態,早已在各式各樣的法律及社會控制機制下,成為一種「政治常態」。Agamben指出,從納粹等極權統治,到九一一後美國所實施的「愛國法案」和Guantanamo Bay政治監獄,就是由政府直接授權,對於涉嫌從事恐怖活動的公民與非公民進行無限期拘禁。此外,西歐模範民主國家(如法國、德國、英國)所施行的臨時戒嚴,都顯示當代政治逐漸轉變為一種手法緻密而高妙的行政控制。這種藉著「例外狀態」的「臨時」手段而變相進行「無限期」權力擴張的策略,顯露出「民主」轉化為「極權」的潛在性。
更重要的是,國家主權所具備的這項特殊權力,已內化為集體的日常意識,從孩子出生開始,透過教育成長和社會化過程,身份證、護照、各項證件,以及科技的和社會的監控機制,「赤裸」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生活的常態,剝奪人類存在的積極意義。如民主國家以維護社會秩序之名,於街頭佈滿電眼 CCTV,對入出境旅客嚴格的盤查;如自外於全球工運,無意間成為資方棋子的勞工;或因為冷戰或戒嚴時期,消失在地圖上的城市與失去身分的人民;再如夢想淘金、被迫投入他者文本的新移工,要不是必須接受更嚴密的監控,要不就是比赤裸人還要卑微,完全不在國家主權的保護之列。凡此種種,使「赤裸人」成為文化與社會心理學關注的範疇,以及許多當代藝術家熱衷探討的議題。台北當代藝術館國際交流展「赤裸人」希望藉由多元藝術形式,探討「赤裸人」這種言語無法表達的生命狀態。
在台灣,「赤裸人」的概念尤其具有特別的意義。過去,台灣曾有長達四十年的「戒嚴時期」(例外狀態);但由於欠缺世界各國的承認,台灣也是一個缺乏對外主權的「例外國家」。誠如林淑芬、薛熙平、顏厥安等學者所言,台灣人似乎處在永恆的例外狀態中:台灣人很認命,卻也非常沒有安全感,這些都是長期作為「赤裸人」的集體心理現象。
本展邀請來自包括奧地利、芬蘭、法國、馬來西亞、美國、荷蘭、德國、韓國、日本、加拿大、台灣等16個國家共22組藝術家參展,另有9部影片共同展出;展出作品包括對特殊狀況:如受內戰、政治壓迫、監獄等影響的呈現;也包括對一般日常性「赤裸人」現象的探索,如:社會監控、移民、旅遊等。呈現方式包含錄像、攝影、電影、裝置、互動科技、數位媒體…等,藉以探尋在已開發、開發中或落後國家中「赤裸人」的身影,直搗進步威權的假面公民計畫,進而思索「赤裸人」的生存指南與抗爭策略。



「赤裸人」探討全球化時代下,為了反恐、疆界管制、遏止非法人口流動、確保國土安全、避免社會動亂,一種隱性的、常態性的、世界性的戒嚴或例外狀態,儼然已經變成人們日常的生存方式。人,在政治權利與法律保護隨時可能被剝奪的情況下,已經變成了赤裸人。本展邀請來自16個國家共22組藝術家,展出27件作品。呈現方式包含各式各樣的媒材,以幽默的反諷或嚴肅的姿態,或委婉曲折,或平鋪直述,探尋在已開發、開發中或落後國家中赤裸人的身影,讓我們看到一個經由全球資本與國家主權的運作與效應所展現出來的生命政治光譜,重新審視一些與我們日常生活切身相關的面向,例如冷戰、反恐戰爭、後殖民、威權統治與革命、社會運動、種族主義、監控、邊界管制下的旅遊、勞工、移民、非正式經濟裡勞動人口、言論自由、社會監控,以及這些現象對身份認同、語言、恐懼文化、個人歷史等的影響。


當代藝術大使館(徐文瑞、瑪蘭‧李西特)

徐文瑞
獨立策展人兼藝評家,現住台北與柏林。節錄近期策劃展覽包括「2006年利物浦雙年展」(2006,與Maria Lind、Gerardo Mosquera共同策劃);「2000台北國際雙年展:無法無天」 (台北市立美術館,與法國策展人傑宏尚斯共同策畫);2004年台北雙年展「在乎現實嗎?」 國際研討會;「世界有多大?」(2002,奧地利林茲OK當代藝術中心; 2003,高雄市立美術館);「降落」(2003,舊金山Southern Exposure); 「非常經濟實驗室」(與Maren Richter共同策畫,2005大趨勢畫廊)。
徐文瑞曾任第四十九屆威尼斯雙年展國際評審,以及第七屆伊斯坦堡雙年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獎」國際評審等。現任「台灣文化產業學會」常務理事。

Maren Richter曾任比利時布魯塞爾「當代藝術中心」策展人、”Galerie 5020/Salzburg”策展人,關注的面向主要在社會與政治層面的各項議題,重要策展經歷包括「微型國家旅行社」(2006,超媒體藝術節,柏林,與Tellervo Kalleinen人共同策展),「傳輸:奧地利與南美交換計畫」(2002,約翰尼斯堡)、「烏托邦禁止:奇觀與社會控制」(2001,比利時)。

To be continue.....




【註】所有資料來自於→台北當代藝術館 ,Naked Life 赤祼人


創作者介紹

沒有目地的旅行

easo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