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桓哥昨兒反問我:『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妳有什麼事是現在很想做的嗎?』

我想了一下,我回:『開個攝影展』

他說:『really?』

我說:『把我自己拍的照片,制作過的相片都展出來』『但我知道我的功力還不足』『我的攝影設備也不足』『比我好的人太多了』『但那是我想要做的事』

他說:『good』

我說:『我還要去台灣好多好多的地方』『把一些覺得對我有義意的地方都拍下來』

他說:『很棒喔』

我說:『其實我想過,其實最棒的相機,是"眼睛"』『再美的景色,都是透過雙眼才看到的』『相片,只是種記錄』『因為人的記憶不好』『容易忘卻,所以才透過相片去記牢』

他說:『如果覺得功力還不足,可以去拜師』『我們的設計師有去上攝影課』『我覺得她拍的愈來愈好』

我說:『等我的"設備"齊全後,我再去學』『因為我現在只有和你相同的相機走天下』

他說:『哈哈 妳很厲害了』『用這種數位可以拍出那麼好的照片』

.....接下來我send給書桓哥一張我的作品....

他說:『拍的很好』『感覺有出來』




他一句話讓我思考了為什麼我對攝影那麼慟景的理由
原來是夏天感染了我..原來是他讓我愛上透過相機去記錄
雖然夏天的設備高級太多了,雖然他修片的技術太好了
可有天,我知道我能追過他的..我能帶著這份驕傲站在他面前






創作者介紹

沒有目地的旅行

easo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