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地開花,花開異地

撰文 徐玫瑩

當代金屬工藝創作緣起於上個世紀中葉歐美兩地。新工藝精神強調不自限於傳統的功能、裝飾等既定價值;材質的解放、技法的越軌、類型的拓展以至跨域的催化,更重要的是作者自主意識的被尊重,成為匯集創意、蓬勃創造力的要因,並啟開了多樣、包容、變異的新紀元。這股創造力延生至台灣而得以發芽,相較於原生地已是二、三十年後。晚發的台灣金工創作隨著社會生活與藝文生態轉變,正逐步抽枝展葉、含苞待放。
材質、技法和意念是頂起工藝創作的三足,創作者遊走其間,所謂匠氣與藝境繫乎三方微妙的拉距與平衡的詮釋關係。屬性之故,金工創作常需以時間換取空間,以毅力召喚精神;埋首於重複往返動作,近距離直視手與件的互動,人與物遂建立起難分難解的共生共榮。

錘鍱‧對生
鄭景勻的銀片在松膠冷熱交錯間慢慢浮現五官,紅銅在敲鎚與鐵鉆間緩緩擠壓延展出肌膚。穿線執針縫接膚囊,細細梳理植入髮絲。三千煩惱婉然繞轉,化約成盤長結、香包和護身符,伴守發願的人。客居異鄉,回溯陳事,瞻看前路,忐忑揉雜想夢,實境疊合願景,剪紙般鏡射出懷舊與祈願,已知與未知。

鉚接‧聚散
林俐貞的辦桌像遊戲人間的分鏡圖。湯匙不顧姿態奮力游向碗盤,食具依機率演繹結合關係─單數、雙數或複數,排列組合,盡在桌海載浮載沈。熱情上菜,杯盤代言,拼湊隻字片語;桌桌相連,合演聲光片影,桌巾也掩不住拼桌露出的馬腳。冷鋼、暖陶、生銀、熟銅,誰管今夕尊貧貴賤,皆在把酒歡愉中。

澆鑄‧身景
洪秀慧分解塑膠娃娃,頭與軀幹以石膏製模、注蠟、澆鑄成金屬。熾灼的思緒藉由材質轉換,在冗長製作過程中,在錫冷凝的臨界瞬間,似得以稀釋、沈澱獲致疏放。而隱身在後的意念卻隨時伺機衝破軀殼,令人揣揣不安。洪秀慧和金屬的關係是赴湯蹈火,物件成形時,已幾度出入分不清內外風景。

鑲嵌‧迷途
江枚芳擅用金屬線素描。筆挺的黃銅線於股掌之間走成蜿蜒糾結的路徑,行人流連顧盼,眉目裡即是因地制宜的畫紙。粗黑的鐵條在窗框四角建構利爪,將窗戶鄭重其事的鑲嵌起來。穿透玻璃的斜日置換了寶石的火光,金屬素描躍然而為閃爍的寶石切割線。一線之隔,攀爬翻越,就要照見美麗新世界。

仙人掌原生於美洲與非洲,植株範圍跨越平地可及高山,經由人工採植、繁衍、延生出多樣變異品種。仙人掌有自然演化機制,可自我調控氣孔;葉片退化成刺,刺座亦能長出子球或開花,肉質的莖部能儲存水分與行使光和作用。洪秀慧、鄭景勻、林俐貞與江枚芳原分居台灣中、北部,多年前先後南移,落腳在仙人掌群聚的南方一隅,生活創作。她們是當代金工創作在台灣著床後,發芽成長茁壯的年輕世代的採樣,像仙人掌般迎光耐旱。
有一盆仙人掌,現在開黃色的花。

(本文作者為國立台南藝術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副教授)
【註】所有相關資料轉載於有一盆仙人掌現在開黃色的花




easo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